“滴滴公交”在商標注冊路上“拋錨”,什么情況?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19/7/15 6:36:00

  原標題滴滴公交在商標注冊路上拋錨

 

  滴滴一下美好出行。作為滴滴出行產品矩陣中的一員,滴滴公交滴滴巴士于2016年品牌升級更名而來。早在滴滴公交面世一年多前,北京嘀嘀無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嘀嘀公司)便已提前對滴滴公交進行了商標布局。但從提出商標注冊申請至今已4年有余,嘀嘀公司仍面臨著滴滴公交商標在計算機檔案中進行數據檢索(替他人)等服務上注冊未果的局面。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7月4日在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上公開的判決顯示,嘀嘀公司的上訴未能得到法院支持,其在商業信息、通過網站提供商業信息、替他人推銷、為商品和服務的買賣雙方提供在線市場、在計算機檔案中進行數據檢索(替他人)服務(下統稱復審服務)上提交的滴滴公交商標的注冊申請,最終未能如愿獲得核準。

 

  是否近似?

 

  記者了解到,嘀嘀公司于2013年5月注冊成立,主要經營計算機軟件及網絡技術的研發、銷售自行研發的軟件產品、經濟信息咨詢等業務。2016年6月,滴滴出行旗下的實時公交查詢產品滴滴巴士宣布進行品牌升級,并更名為滴滴公交,可提供路線查詢、定制公交等信息查詢功能,根據用戶需求匹配適宜的公交服務提供商的信息。

 

  早在滴滴巴士更名為滴滴公交前,嘀嘀公司就于2015年3月提交了第16541613號滴滴公交商標(下稱訴爭商標)的注冊申請,指定使用在復審服務及廣告、計算機網絡上的在線廣告等第35類服務上。

 

  經審查,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下稱原商標局)認為,訴爭商標指定使用在復審服務上,與第16503463號滴滴家教商標(下稱引證商標一)、第16025983號滴滴滴打印商標(下稱引證商標二)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據此,原商標局于2017年4月作出商標部分駁回通知,決定駁回訴爭商標在復審服務上的注冊申請。

 

  嘀嘀公司不服原商標局所作決定,于2017年5月向原商評委提出復審申請。

 

  2017年12月,原商評委作出復審決定認為,復審服務與兩件引證商標核定使用服務屬于同一種或類似服務,訴爭商標的顯著識別部分滴滴與引證商標一的顯著識別部分滴滴文字相同、與引證商標二的顯著識別部分滴滴滴文字相近,若共同使用在上述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易使相關公眾對服務來源產生混淆、誤認,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同時,嘀嘀公司提交的證據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經使用可與兩件引證商標相區分。據此,原商評委決定對訴爭商標在復審服務上的注冊申請予以駁回。

 

  嘀嘀公司不服原商評委所作復審決定,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主張審查商標的近似性應采取整體比對為主、部分比對為輔的方式,訴爭商標與兩件引證商標在商標構成、整體效果、含義等方面均存在較大差異,不構成近似商標;通過嘀嘀公司及其關聯公司長期、廣泛的使用和宣傳,訴爭商標在中國已具有較高知名度,并與嘀嘀公司建立起一一對應關系,且考慮到服務商標及復審服務的特殊性,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一、引證商標二共存不會導致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嘀嘀公司已基于其在先的滴滴等商標對引證商標一提起了異議申請、對引證商標二提起了無效宣告申請,法院應暫緩或中止審理該案。

 

  能否共存?

 

  記者了解到,引證商標一由北京學而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2015年3月17日提出注冊申請,嘀嘀公司于2017年12月20日對其提出了異議申請;引證商標二由深圳市七號科技有限公司于2014年12月26日提出注冊申請,嘀嘀公司于2018年4月22日對其提出了無效宣告請求。截至一審法院審理該案時,引證商標一與引證商標二分別處于異議審理程序與無效審理程序中,均為有效的在先商標。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訴爭商標和兩件引證商標均是由普通印刷字體構成的文字商標,且文字部分均包含滴滴二字,訴爭商標和兩件引證商標在文字構成、整體外觀、呼叫等方面相近,共同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時,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同時,法院認為嘀嘀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在復審服務上經過使用,已經能夠使相關公眾對訴爭商標與兩件引證商標進行區分。此外,截至該案審理時,兩件引證商標仍為合法有效的在先商標,構成訴爭商標獲準注冊的法定障礙。綜上,法院一審判決駁回嘀嘀公司的訴訟請求。

 

  嘀嘀公司不服一審判決,繼而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上訴狀顯示,嘀嘀公司主張其已在第35類服務上獲準注冊了滴滴情滴滴之家 點滴心意在你身邊商標,訴爭商標系對其在先注冊商標的延伸注冊。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訴爭商標與兩件引證商標在文字構成、呼叫等方面相近,含義亦無明顯區分,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相關公眾在隔離觀察并施以一般注意力的情況下,容易認為相關服務來源于同一主體或者服務提供者之間具有特定關系,因此訴爭商標與兩件引證商標均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

 

  對于嘀嘀公司其他主張,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商標注冊人對其注冊的不同商標享有各自獨立的商標專用權,先后注冊的商標之間不當然具有延續關系,在先注冊商標的商譽也不當然延續至在后申請的商標;該案系商標申請駁回復審案件,兩件引證商標的注冊人未作為訴訟主體參與到相關程序中,僅依據嘀嘀公司提交的證據,尚不能判定訴爭商標是否基于在先使用或在先商標的知名度而獲得了能夠與兩件引證商標相區分的可識別性;截至該案二審審理終結,兩件引證商標仍為有效的在先注冊商標,構成訴爭商標獲準注冊的法定障礙;其他商標的申請、審查、核準情況與該案沒有必然的關聯性,不能成為該案的定案依據。

 

  綜上,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嘀嘀公司上訴,維持一審判決。(本報記者 王國浩)

 

 

(編輯:高云翔)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欧洲秒速赛车开奖 合肥福彩官方网站查询 pk10玩法技巧大全 怎么用新浪论坛赚钱 竞彩牛人擅长2串1 自己开个为生纸加工厂赚钱吗 qq分分彩官网走势图 0107金蟾捕鱼游戏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技巧 晓游棋牌下载中心 365棋牌手机app 梦幻互通版赚钱 吉林11选5彩票网 彩票专业分析选号器官方网站 30选5开奖查询 幸运农场水果开奖 内蒙古快三彩经网